蛇精钻进他老婆肚子里

访客 灵异事件 2020-11-20 16:50:03

引子

三里沟,一个位于太行山深处的小山村,四面环山,村边有条叫不上名字的小河,几十户人家,世世代代在山脚下开荒种地,闲时上山狩猎采些蘑菇木耳之类的菌类卖个零花。

村子不大,乡亲们相处的十分融洽,都是淳朴善良的庄稼人,谁家有事全村出动帮忙,偶尔开些过份的玩笑恼怒几日后,再碰到一块儿唠嗑闲话的时候一笑泯之。由于处于大山深处,交通不方便,信息相对闭塞,人们的思想相对来说还是有些守旧,都相信鬼神之说。

鬼神这东西,谁也说不好到底存在不存在,反正这些地方流传着很多诡异的传说。

下面咱们一一讲来。

01

“咔嚓”一个惊雷,把路上冒雨狂奔的孔二吓了一大跳。

“妈的,这鬼天气,咋说变天就变天。”孔二定了定了神儿,骂了一句接着狂奔。

孔二大舅家里修屋,他过去帮忙,快到中午的时候,有人稍信儿说他媳妇儿要生了让他赶紧回去。

“咋说生就生啊?今早出来时还没动静呢,说还得有些日子到时候呢。”孔二嘴上嘟囔着,扔下活泥儿的铁锹,撒丫子就往回跑。

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好好的天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掉了下来。路上也没个避雨的地儿,孔二把褂子往脑袋上一蒙,冒雨往家里跑去。

到了村口的大槐树那儿时,雨大的实在是看不清路了,孔二闷着头子就闯进了大槐树底下草棚里。

在这边农村呆过的人都知道,有些村口上有老槐树老榆树的地方,都会有这种小型的土地庙。一米多高,四四方方的,跟人住的房子差不多。外围用红布缠挂起来。里面供奉的也不是啥正路的神仙,一般的都是胡黄白柳这些野仙家。也有为孤魂野鬼山精树怪起的小庙,把他们供奉起来省得嚯嚯人。

三里沟的这个大槐树有些年头了,具体多少年谁也说不清了,反正据村里上年纪的人讲,他爷爷的爷爷都不清楚这棵树是谁种下的。估计怎么也得有个两三百年了。

两三百年下来,这棵树依旧枝繁叶茂,三个人合抱都抱不过来,据说这棵树,相当有灵性,有一年由于树冠子特别大,影响了道边的田地里的庄稼,这块儿地的主家想砍几大股树干,结果砍着砍着,这棵树流出了红色像血一样的粘稠的液体。吓得砍树的那主直接就掉了下来,摔断了腿儿。

后来又有一个醉酒的汉子从这儿路过,在树下撒了泡尿后,折了根树枝玩儿,结果回去后,那话儿肿得跟个大棒槌似的,四处求医也治不好,疼得他没日没夜的才吼儿吼儿呢。

最后家里人没法,找了仙家门儿给看了看,摆上了三牲供品,让他在这儿磕头认错,最后才好了。

02

从此谁也不敢在这儿瞎闹了,更不敢动这树上的一枝一叶。

也不知哪年,村里有几个老太太在这儿用石头垒了个小庙,也不知供上了哪路的仙家,从此,村里但凡有点啥稀奇古怪的事儿了都跑来这念叨念叨,据说还挺灵。

因为年头久了,小庙围着的红布早已分不清颜色,显得阴森森的。

前些日子说是什么节气在这儿搞祭祀在这儿搭了个凉棚。后来也没撤就留了下来。

孔二躲在这里,拧了拧褂子上的雨水,看这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干了一晌活又被雨淋了个水湿的孔二,被风一吹,又冷又饿。孔二没事儿了爱喝两口,也不知从哪儿淘来一个小酒壶,里面常装着自家酿的地瓜酒,去哪儿干活也不忘栓在腰上。瘾劲上来了就拿出来呷一口。

他顺手一模,还好酒壶没丢,摘下来拧开盖子就往嘴里倒。

此时树的上方划过一道银亮的闪电,接着一声炸雷就落在老槐树的上方。震得孔二的脑袋直嗡嗡半天没缓过神来。手里的酒壶啪叽一下就掉地上了。

紧接着又一道闪电惊雷正炸在小庙的木头顶子上,一下把小庙给劈成了两半,冒起一股子黑烟。

吓得孔二猫腰捡起酒壶撒丫子就跑,但是那炸雷跟长了眼似的,跟着他屁股后面才炸呢,孔二吓得胆子都破了,跟头踉跄的边跑边带着哭腔嘟囔,老树爷爷啊,小的不对了,您别怪我,我就躲了下雨,您老要想喝酒等我媳妇儿给我生下大胖小子来我给您杀鸡买酒送来,求求您了别拿雷劈我了啊!

直到连滚带爬的轱辘进家门,追着他劈的惊雷才停了下来。

这时屋里传出他老婆杀猪般的嚎叫,帮忙接生的王婆急冲冲推开屋门,正好看到站在院子里的孔二,吼到:“你他娘的回来了,还愣在那儿干嘛?赶紧去伙房里给我端水去!”

孔二赶紧应了一声扭头杨西厢房跑去,转身的时候脚下一滑又摔了个跟头,酒壶也掉在了地上,他也没顾得上去捡,爬起来就端水去了,这时跌落在地上的酒壶冒出一股白烟顺着窗户就钻进了屋里····

03

“哇!”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传了出来!

“生了生了,二子,你他娘的摩蹭啥呢?赶紧把水端过来啊~”

孔二赶紧着急忙慌的把灶台上烧的水盛了一盆子端进屋里。

屋里的王婆连忙把婴儿抱起来擦洗着身上的血水。

“是个丫头,母女平安!”

“是个丫头啊!”孔二不满的嘟囔了一声。

“丫头咋了?丫头知道疼人,你婶子跟嫂子在这儿忙活了半天了,现在你才回来,你还嫌是个丫头啊?”孔二老娘把眼一瞪,冲着他吼了一声。吓得孔二立马没了动静。

这时王婆也把孩子给擦洗干净了,用小被子包了起来递给孔二:“看看这孩子多水灵啊,出生时电神雷鸣天降大雨,这孩子将来错不了!”

孔二接过孩子低头看了看,这时这个才出生的小丫头睁开眼冲他诡秘的一笑。

“妈呀!”吓得孔二差点没把孩子给扔出去。

“你小心着点。看你没出息样儿,连个孩子都抱不了。”孔二嫂子见状赶紧接过孩子,冲他嚷了一句。

。。。。。

吃罢晚饭,孔二有点发烧,迷迷糊糊地就睡去了。

只见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向他走来,冲他拱了拱手,说道:”今日小仙渡劫,幸遇恩公,并让我藏于酒壶之中,让我躲过一劫,但我元气受损,需借令千金之体恢复通灵,恩公勿怪。虽我是蛇化人形,但我也知恩图报,等我将养些时日定会报答,不过还得恳请恩公,树下庙中我的仙家铭牌尚留些许元神,恳请恩公一并请回家中。”

说完白色影子向孔二弯腰叩首深深作了一揖,化作一缕白烟,嗖了一声没了影踪。

孔二一激灵醒了过来,此时老婆身边的女婴放声大哭起来,怎么哄都停不下来。

一直哭了一晚上,哭的都快断了气儿,天蒙蒙亮,孔二急了,跑去哥哥院里把老太太喊了起来。

04

老太太颤巍巍的过来后,一进门就大喊:“不知我家孙女招惹了何方仙人,请仙人勿怪,不要折腾我家孩子了,老身给赔罪了!”

然后让孔二拿来一小碗黄米,撒在了门口,又点燃两张黄纸烧了。这孩子才止住了哭声。

原来老太太早先也是这一片的小有名气的明眼(也就是所谓的有仙家附体),后来说是年岁大了,送走了仙家,回归了正常。

孔二一见孩子止住了哭声,把晚上他做的梦给老太太说了。

老太太听罢,说道:“唉,这都是天意啊,既然仙家说了,你就照办吧,要不咱一家子都不得安生。你如此这般这般~~~”

孔二把堂屋打扫干净,往冲门的北墙下放了个条几,上面摆上几样贡品,放了个香炉,又跑到大槐树那儿,点燃三炷香磕了仨头,从被雷劈坏的小庙里翻出一个牌位,用红布包好,一路小跑的回到家中,放在条几上,又点燃三炷香,跪下,老太太在一边嘴里小声的嘟嘟囔囔的说了几句,才让孔二起身点上蜡烛。

这时孔二才看清牌位上写着南山长仙白家之神位。

忙活完了后,老太太嘱咐孔二以后家里不准养猫,不准养长虫,以后见到长虫也不能打。

嘱咐完后老太太怕孔二不当回事儿,于是就给他解释了一下:所有的野仙精怪啥的修炼,都不是顺应天道,每到一定的阶段,都要经过一次雷劫。躲过去了道行就提升,躲不过去,轻则毁了道行,重则会魂飞魄散。

这位呢,是南山一长仙(蛇仙),今天正好渡劫,碰巧孔二路过此地,关键时刻这位长仙躲进了他的酒壶里躲过此劫。又遇上孔二的老婆生孩子,就附在了孩子的身上。

但是他渡劫时已元气大伤,需要些时日修养,这个时日谁也说不好是多长时间,也可能是一年两年,也可能是十年八年。看情况这位野仙是个善类,要不是他需要找个宿主寄托,估计今天孔二的老婆会难产而亡,这样说来算是他救了二人性命。

从此每逢初一十五或者啥节气的时候,孔二家就给这位白爷上上香啥的,倒也相安无事。

这个故事到这儿就结束了。至于以后,孔二家丫头也做了神婆,那是多年以后的事儿了,咱暂且不用管他。。。。。

下回咱们讲一个关于鬼打墙的故事。

喜欢看的朋友们记得加波关注!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