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兵借道之幽灵火车

访客 灵异事件 2020-11-19 16:50:03

这件事是我一生都不能忘却的恐怖记忆。如果我今天不把它写出来,恐怕我真的会疯掉!

那是2001年冬天的事,那时候我还上小学二年级呢,我家那个时候刚在我们市里买了个商品房,由于装修就搞了大半年,所以我们家秋天才搬进去住,不久我很快就认识了隔壁家的翠姐。

翠姐那年二十几岁的样子,长的很漂亮,绝对是和人见人爱的大美女,她家条件很好,她爸自己开公司当老板,公司效益那叫一个好,在我们当地绝对是富裕人家,所以翠姐也有自己的车,她的车是一辆红色的尼桑轿车。

她可以说是个千金大小姐,她大学毕业后直接去她爸的公司上班。我很她关系很好,或许是我小时候真的很讨人喜爱,我虽然是个男孩,但从小就扭扭捏捏的,很温柔很女生,父母都气的有时骂我我生错了,应该生女孩,但我从小到大女人缘真的是出奇的好,哪个女人都很喜欢我,翠姐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一来二去她经常开车送我去上学,每天放学还去接我,她的尼桑轿车也就成了我的“专车”,我心里那个美啊。

我时间长了自然就拿翠姐当自己亲姐姐了。

故事就发生在那年初冬,那天是周六,那个时候还是单休呢,说来也怪,那天老师留的作业很少,所以我下午自习课就写完了,放学后翠姐依然一如既往的到学校开车接我回家,路上她说明天正好休息,我去乡下看看我姥姥和姥爷,问我想去农村玩一天吗?我立刻高兴的不行,很爽快的答应了,因为毕竟我从小就在城市里长大,没去过农村,有这么个机会我真的是求之不得。

第二天早上,翠姐叫我,我就跟着她出发了,我最喜欢坐翠姐的尼桑轿车,一是因为她车技娴熟车开的很稳,二是她很爱干净,车里不仅干干净净而且很香很香的。那天外面确实很冷,我们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我也是第一次去农村,完了一天很是开心,下午五点半我们告别翠姐的姥姥和姥爷就返回城里,恐怖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冬天不到五点天就黑了,那天我感觉天黑的有点不太正常,说不出的压抑和恐惧。翠姐娴熟的驾驶着尼桑轿车,她还特意开启了制暖怕我着凉。我们当时离市里也就半个多小时车程了,这时我们都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大水塔,这个大水塔很高,去乡下的时候我们见过,而且前面不太远的地方是一个无人看守的铁路道口,所以很熟悉,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快进市区了。

就在这时车子突然停下了,车灯也莫名其妙的突然熄灭了。翠姐怎么也发动不着车子了,她还以为车子坏了呢,于是她下车检查,我也下了车去透透气,翠姐仔细检查了一下车子,也没啥毛病啊,咋说灭火就灭火了呢?我们真是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我们再次上车准备发动车子时,突然我们听到了远处隐隐的传来了火车的声音,不大会儿隐隐的看见有一列火车缓缓开来,起初我们并没多想,认为前面就是铁道有火车来那很正常,可当火车快到跟前时我们突然发现了异样!因为铁路道口离我们虽然不太远了但也不近哪,怎么突然在我们车子前面不到十米开外的地方突然平白无故的多出来好几条火车道!而且大水塔前面还多出来个旧式的火车站,车站建筑的风格也是很老以前的那种了!

我和翠姐不禁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火车在那个车站停下来了,这时我们距离那列火车也就不到十米,我和翠姐此时往火车上一看不禁同时妈呀一声叫了起来!因为这列火车根本就不正常!

因为首先车头就能把你吓个半死!这列火车的车头是蒸汽机车,那个年代蒸汽机车基本上早都退役报废了,正线上还哪来的蒸汽机车啊!而且那个车头的编号竟然是0000!脑袋正常的人都知道,无论什么车出厂时的编号都是从1开始的,哪有从0开始的啊!我们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第二,车上的司机我们看的很清楚,是两个穿着日伪时期军装的日本兵!而且满脸是血,副司机的半个脑袋还没有了!

第三,机车没有铁路局及机务段配属,连铁路路徽都没有!

最后,机车后面的客车车厢都是解放前的老式铁路客车!

翠姐说坏了,咱们肯定是看到了很不干净的东西了!正当我们害怕时,从远处传来了整齐一致的脚步声,明显是部队行军的步伐!等我们同时向脚步声的方向望去时,我们不仅失声尖叫了起来!我此时一下子死死搂紧了翠姐,翠姐也搂紧了我,我们看到的是一队穿着日本军装的日本兵!那帮日本有的扛着枪,有的背着军用无线电台,有的扛着火箭炮,还有的也不知道带的是什么武器反正我也叫不上名来。

最恐怖的是这帮日本兵有的满脸是血,有的浑身是血,有的剩一只眼睛,有的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有的是半个脑袋,有的干脆连脑袋都没了!还有的肠子在身体外啷当着!我和翠姐吓得同时搂在一起大哭起来!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只见那帮日本兵到站台上列队后一个一个的上了车,能有半个小时,最后一个日本兵上车后不久,那列火车便再次开车了,火车上的灯光十分幽暗,好不吓人!

等火车开过去之后,翠姐用早就抖得不行的手发动汽车时,车居然好了,一下子就发动起来了!当车灯照亮前面路面时,我们发现刚才还有的火车道和车站居然又不见了!翠姐赶快疯了似的开车回家,等到了家我一头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我已经被吓破胆了!

第二天,我和翠姐都得了重病,高烧不退,直到一个礼拜才慢慢好起来。

后来,我们听楼下的老张头说,你们命太硬了!你们两个那天晚上遇见的是阴兵借道,凡事碰到阴兵借道的,一般都会大病一场,然后必死无疑,极少极少能有活着的,只能说你们命轮子太硬了!魂没被阴兵拘走,奇迹啊!看来是那帮日本兵不死心啊,变成厉鬼了,还要继续战斗下去。这些阴兵的意识形态、举止行为大多都只是停留在那个年代,一般阴兵都出现在偏远地区以及极阴之地,还有,你们说的那个地方正是我原先下乡下放的地方,那里是有条铁路,就在大水塔边上不远,那个大水塔、铁路还有车站都是当年小日本子修的。不过那条铁路76年文革结束就改道了,车站也拆了,改道后的新铁路离老铁路线能有一公里呢,而且老线上的铁轨早就拆除了,说到这儿老张头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那以后,我和翠姐除了有特殊情况,不然的话去乡下基本上都是天黑之前回到市里,也许从那以后,我们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彻彻底底的改变。这件事我也就说到此为止,因为我实在是再也没有一点勇气去回忆第二遍了!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