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鬼,看尸,三个恐怖的灵异事件:澶之浦古海战

访客 灵异事件 2020-10-14 16:50:19

先讲第一个,日本海岛的鬼魂大战

这是一个超自然灵异现象。这是我在香港出版的一本杂志上看到的,我觉得挺吓人,所以就摘抄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这篇文章题目叫 《澶之浦》,以下是摘录正文(由于考虑到很多复杂原因我只能摘录部分内容,可能大家看着会感觉不太连贯有点别扭,凑合着看吧,敬请谅解)。

澶之浦是日本海岛长崎海域的名称,这个海岛现在已经成为日本现代化的港口城市。在澶之浦海域,每到阴历九月和十一月中间,就容易发生一种奇怪的现象:海面上出现一种宏观的海战,海面上突然间灯火通明,都是古战船, 古代的盔甲,刀枪剑戟,叮当滥响,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制片厂,也拍不出来那么宏伟的场面。美国好莱坞 电影制片公司,还有我国最早拍摄的大型故事片《南征北战》,那都是在飞机上拍摄的,都没有这个场面巨大。

一九七零年,一位日本记者初次发表一幅照片于读卖新闻,引起热议,此照片展转被刊载于英美及欧洲报刊,引起不少好奇。专家纷纷飞往长崎,雇用专船,在月 夜驶往外海观察一种无法解释的奇景。

这种奇景,一件在长崎外海南方不到八十里之处,另一宗则在鹿儿岛以南三四十里之海面。在子夜之时,黑暗之海面,突然放射光晕,类似萤光亿万之聚汇成河,浮现海面,方圆数十里。时而流转成堆,时而幻变成亿兆灯火,多如繁星,也好像是在山上俯视香港、九龙之璀璨灯海,所见不同者是,香港灯海有各种颜色,有霓虹灯闪闪,有汽车驶行时划出的数百条红光电闪,但是日本海面之灯海则无此多姿多彩,只有两种颜色,是属于惨绿惨白的光芒。

这种神秘光芒以十一月十五夜最为常见,且有在八、九月出现的记录,每次持续的时间,由一小时至三数小时不等,此种海光,并非新发现,而是自中古以来,即有出现,九州渔民早已习以为常,不以为异了,但是直到近年始为世界所知道。对于在海面出现的神秘海光,有一位“神秘学”学者, 认为该两处海底必有海底世界,有一种超级人类,放射出此种城市般的灯海光芒。有一个国际科考队曾经派出潜水艇,使用声纳与各种科学仪器,甚至使用深水潜艇予以探测,深下至千尺,却一无所见,只是一处处普通海底。

关于此一海面的灯海神秘,调查至今,已因毫无结论而中止,将来是否再探,并无下文。当记者乘船进入内海,西达下关,游轮停泊在关门海峡的东海面上。当夜随游客夜归,返轮后不能入睡,时值子夜二时左右,船上的乘客全部熟睡,记者独自徘徊在船尾露台,凭栏眺望。其时海面薄雾,突然海面东边出现了一片闪闪惨绿磷光,渐渐越来越多,以致满海尽是碧光闪动。好似有照射灯从海底向上照明,透明闪光,海水沸腾如开水于炉灶之上,翻腾不已。

记者大吃一惊,拟奔入船房呼人来看,但全身瘫痪,无力举步,有如被钉在原地,想叫喊也无声发出。片刻之间,只听闻海面惨绿光华之处 ,周围数里,一片凄厉嘶喊之人声,有男子喊杀之声,有妇孺哭喊之声,悲惨无比。而海面惨绿磷光纷飞,现出一个无法想象之大悲惨场面。只见不知有几艘古代帆船兵船,在海面混乱碰撞,不知有多少千千万万古装武士在船前厮杀,长矛飞掷, 飞箭如雨,倭刀闪光飞舞,血肉横飞,妇孺不免,不是成为刀下魂,就是投海而死 。烈焰焚舰,浓烟蔽月,鲜血染海。殷红滚滚,那种惨烈悲壮,无法形容,任何战争电影巨片都不足与之相比。

此一惨象必然曾在古时发生过,只是幽灵不灭,遇到心灵通阴之人而重现,记者也断非唯一之目睹过。以前必有人见过,以后亦将有人会再看见。因为这个海战的真象被日本记者暴露之后,引起了科学家们的震动,所以在日本澶之浦这个地区,开了一个国际科学研讨会。

后来全世界科学家们比较集中的看法,就是说:日本海岛出现的这种古代海战的奇观,是当时近代历史上日本八百年前,两个王朝为了争夺海上主权的一次重大的海战,当时杀死了四十多万人。为了打捞尸体,整整打捞了三个月。幕府将军获得了霸主权。当时八岁的小天皇和他的奶母,还有一些宫女,统统被杀头,一个不留。这是在日本历史上,相当悲惨的一次海战。在日本近代史上,已经清楚地记录了这件事实。

可是,从古代到现在,已相隔了八百年的时间,可这个海战的场面,还时常发生,这是现代人无法理解的。最后这个国际研讨会的科学家们,统一的说法就是:已故的死亡的神识跟海里的其它物质发生了物化。就是说没有六根的神识,到现在还没有离开。因为神识没了六根,它也就没了时间观念。死亡的神识不知道什么时间,过了八百年它也不知道了。

举个例子说,假设有人把我绑在椅子上,不让我动,然后用黑布把我的眼睛蒙上, 就这样绑上不让动,慢慢地过了许久,然后有人问我:"现在是哪天了?"我不会知道现在是几号,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天,我统统都不知道了。那些被物化了的神识,由于他们六根已断,眼也断了,耳朵断了,鼻子也断了,触根也断了,所以它们灵识里电子所记录的这些能量,跟海里的其它物质一物化,它就不知道过了八百年了。因为某种原因,天空中的某种射线,一旦射到海底,又把已经物化的神识,一下激发起来了,它就能立刻回忆起海战时的那些悲惨的场面。就像我们把电池放在桌子上,如果不受潮,没事。如果洒上 几滴水,那个电池的电立刻就自动跑掉了。

有缘则生, 在阴历的九月到十一月左右,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自然天空中有什么射线,可能射入海底,又把这些个潜藏的这些神识,一下就给骚动起来了, 这时就会发生这种宏观的“海战”。

第二个是我老婆讲的,守尸鬼。

这是我老婆的一个同事讲给我老婆的。

守尸鬼,就是守着自己的尸体不走的鬼。古往今来,到现在为止, 这种鬼一直存在。 那是我老婆的一个同事有一次休假出国去加拿大旅游,和我们同机的有个二十多的小伙子,也出国到了加拿大,他转换了国籍。后来他到了加拿大之后,放暑假时搞勤工俭学,他干的是市政工程队修马路。在他给人家搞测量过程中,事故发生了。

压道车的司机开车的时候,没看见他站在那里,压道车往后一退,整个把这个小伙子压成了个肉饼。他死得相当惨, 最后把他从地上拿铁锨给铲起来的, 整个人成个薄片了。当时在国外教堂里,给他做国外宗教上的仪规。做完 以后,就要给他安葬了。出殡那一天,把他的棺材装在车上,他的几个哥们兄弟,一人守着棺材的一个角, 他母亲就哭得像个泪人一样。一说开车走,到公墓去,这个车怎么也开不 动了。

当时司机检查那车,车是新的,没有毛病,但车怎么突然不动呢?车越开不动,死者母亲越哭得凶,哭得越凶,这车越走不了。当时佛教界有个居士,看到这个情况太可怜了,就对着棺材头,拍了三下,就叫过世的小伙子的名字,因为生前他们就认识,都是中国人。

他说:"哎!你不要这样子,你看你母亲已经哭成泪人了,你现在已经转换到另外一个空间里去了,别把你母亲折腾得死去活来了,这也没有必要了。 "

他说:"将来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好好地超度你。如果有缘的话,我们还可以再见面,你最好先找个地方安息吧!"就这么劝他,用手拍棺材头, 结果这个汽车就起动了。到了坟地后,在外国人的公墓里头,有的用石碑,有的用铜牌做墓碑,雕刻的铜牌,都刻着死亡者的名字,装上照片,搁在那里。我们这位居士在临告别的时候,拿了一束鲜花,放到墓碑前。

当他的手接近铜牌时,"啪"的一下,把这位居士的手给吸住了,怎么也拔不下来了。是死者不让他走。结果这居士当时跟他就讲:"我知道你不愿意离开我们,等以后有时间,我会常来看你的,我保证来。"一讲完这话以后,这手的吸力一下子就没有了,手也就下来了。

从那以后,这居士时常想起那小伙子。 每当国外的寺院里头,举办佛教的宗教活动,就是开法会的时候,都想着这个已故的小伙子,然后就给他做超度。那一年在慈恩寺,正是地藏王菩萨圣诞日,正好搞超度法会,挺隆重的,他就借助于这个法会的力量,超度这个亡灵。

当时,有不少高僧大德在现场,做这个超度活动。再看小伙子死活不走,他在坟墓里怎么也不 走。我跟大家讲,在鬼的世界里,这 类众生就叫守尸鬼。在他们眼里,看他的那把白骨还是自己。我们看他的死尸,光剩一堆骨头了,可是他看自己却还是原先的相貌。就好像天人到我们人间来,在水上可以行走,因为他看那水是琉璃。可是我们人类这个法界的众生看了水是液体。液体这东西,你一掉里就沉底了。

可是,天人 因为见到水是琉璃,所以在上面可以 踏着走。这就是一种法界空间的自然现象,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可是在鬼法界的众生呢,也有这种奇怪的现象,他贪恋自己的尸体就守着不走。

第三个事,看尸。

这个是我上大学时一次“夜侃”有个同学讲给我们的。那是他爷爷的一个朋友的可怕经历,以下就用第一人称讲述即他爷爷的朋友。

我原先是干白事的,有一天,我接了个活,那是乡里有个老头因为地主逼债而上吊了,当天晚上发现尸体吊在树上,但晚上毕竟不能再准备灵堂棺材了,于是我就在老头上吊的地方看着尸体,第二天再由他们家人准备丧事。

由于晚上人很少,于是我没多大会儿就开始喝酒了,并拿出了下酒菜:几个咸鸡蛋。酒喝的差不多了,我突然感觉到很困。于是摊开席子准备睡了,可我怕半夜有人走夜路绊到尸体,于是我拿起一根香点着插在尸体手上,这样在黑夜里走路的人就能看到及时避开。于是我也没多想就准备睡觉了。

就在我似睡非睡时,突然之间我感觉那个香头离我越来越近,隐隐约约似乎还有人叫喊,我赶紧起来就跑。我边跑边回头看,那个香头也紧紧追着我,而且声音越来越清晰,我也渐渐听到了老头的喊声:“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啊!……”

我吓得魂飞天外,立刻就跑了,可两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跑不动,我开始狂喊“救命啊!救命啊!”

这时,正好有个路人听到了,于是那个路人赶忙拽着我就跑,于是我跑到他家。在他家睡了一夜。

第二天,我回去时,尸体已经不翼而飞了,于是我从那以后,再也不敢晚上看尸体了。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