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的内部是什么样子的?

访客 考古发现 2020-11-21 16:35:37

讲金字塔结构必须要从马斯塔巴和早王朝墓葬讲起。众所周知,金字塔起源自原始马斯塔巴,阶梯金字塔相当于原始马斯塔巴的叠加。但同样众所周知,众所周知的东西它往往有问题。

我们先看一下传统阶梯金字塔的砌体。


从左塞金字塔开始,所有传统阶梯金字塔都不是一层一层向上叠的,而是一层层向外叠,所以左塞金字塔受损状况是一片一片坍塌的,注意看下图,最下层一片坍塌了。


也就是说金字塔和马斯塔巴的思路是完全不同的。这种建筑方式需要各层同时建造,好处是稳定性更大,因为力是向心的。

那我们得看看之前出现过的与左塞金字塔可以联系在一起的遗址

首先,左塞金字塔作为第一个金字塔,它不是孤立的,而是有个群体,就像秦始皇陵周边有五十六平方公里的大城一样,它是这样的

整个综合体加上干护城河长750米,我怀疑比此时的menphis还大(至于为什么看我以前的回答和接下来的解释,我不认为孟菲斯早期是城市概念)。

我们可以看到在他旁边有一个和它的干河差不多的圈,这个比左塞金字塔稍早一点,但这个不是一个壕,而是一个高十多米的城墙。尽管在里面目前还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可能在强南部有一个祭室,但这里还是可以看出不少问题。

人们认为这个可能是二王朝的末代Kasenkhenwy造的,埃及的0-3王朝和后来的王朝划分方式不同,末代王往往统治稳定,雄才大略,承上启下。Kasenkhenwy真正的王墓是这样的

你可以发现我发了两张似乎没什么关系的图,但事实就是,早王朝葬在Abydos的王确实有两套墓,一个是真的墓,一个在它北面几百米,是一个墙圈,祭祀用。这个真墓的样式和孟菲斯的习惯没什么关系,倒是这个框很重要。

框有东部南北两个门,靠南门的地方有一个祭室,之前的王是三间房,但到这儿变成九间,但依然是三个部分,最近几年在靠北的地方发现一个泥砖堆得的突出面,最外围的墙体双层十二米高,夹出一个走廊。加上这个砖砌突出面就很像左塞金字塔和马斯塔巴的基本结构了。Khasenkhemwy结构除了双层墙面外和早起国王没什么区别,但有一点至关重要,早期王的墙建造的功能之一是摧毁,也就是说在整个仪式彻底完成后(可能好几代长,实施先王的葬礼是早王朝法老的必要进行的仪式),墙和祭室会被主动摧毁。但Khasenkhemwy的王圈留了下来,这也是认门怀疑左塞边上的圈是Khasenhemwy的原因之一。

而阶梯状结构最早确实出现在马斯塔巴,但是不是其本身,而是是在马斯塔巴内部。下面我具体划分一下马斯塔巴的形制。

a.最早的马斯塔巴是格子型的,一切在地上,只有中央的几个墓室在地下。这种从Narmer时期起到Den王开始被取代。

b.从Den王开始,马斯塔巴开始从几个不同的方向改变,第一种是出现了楼梯,这意味着地上建筑可以在人死亡之前就建好。楼梯的出现对埃及的信仰,文化乃至整个社会发展起到非常重要促进的作用,也让金字塔的修建成为可能。阶梯金字塔的外型就可能和通往天堂的阶梯有关。出现楼梯后,墓穴不再是之前的竖井式,而可以掘如岩层,形成墓道。因此一些重要的物件可转移到穴壁下的小室中。用一个石门聪上部放下封闭墓道。上部结构开始简化,这些小室就会c成为后来的地下长廊。

到了第一王朝末期,上部开始极简化,不仅外部的王宫立面消失,其下部墓穴和上部实体开始分离,此外,在下部形成了一个有石门隔开的墓穴(可附带一些侧室),和两个在石门之外的左右贡品室。

C.Den王时期还有一种类型,这就很熟悉了,你可以看见在墓穴上方出现了一个堆积体,而墓室开始变得更深,其所在位置是不是有点像左塞金字塔的位置?所谓的金字塔的雏形其实更可能来自此处以及王圈内部而不是马斯塔巴本身

同样这种东西虽然在功能上不会和上部起冲突,但结构上非常别扭,因此上部同样取向简化,下边这个例子的中心就很有金字塔那味了。与刚刚那个外部两室不同,这里是内部的两个储藏室,内部就是我刚刚说的一些侧室,一般也是三个或分三个区的形制。

d.还有一种是内外分离的,分成了内外两层,内部在一定程度上任然保持王宫立面,外部开始有了祭室功能。这样人在马斯塔巴的活动不再影响到内部的死人。下图是最早的时候,后来那个石墩被填沙的假空间替代,最终彻底分离为复杂的祭祀空间。

到王朝末期,墓穴北部就出现分离的祭室部分,这和上面的贡品室还不一样,有的即使有了贡品室,还专门建一个小祭室。此时的王宫立面不再外包,而是包在里面,在下图例子中最里面的那面墙立面已经简化,古王国后来的这类墓往往简化到只有一个面有壁龛或者只有一个面有走廊。外面还有一圈走廊,古王国和Hasenkhemwy王圈的双走廊立面可能就是这么来的。

E.到了第二王朝,上部大部分变成实心,地下开始发展,此时东面的王宫立面也几乎消失,只留下两个假门,我个人认为这两个壁龛并不是简化的后果,而是和王圈形式式所代表的仪式类似的需要,因此假门与王圈门的方位相同。这是供能性的壁龛,但第一个功能性壁龛似乎是Narmer在Naqada的老婆的传统马斯塔巴,在哪里虽然四面所有立面规格一样,但南部有一个特意涂红,这也和第一王朝王圈会提前封闭北部一个门一样,在这里用开出两个壁龛来形容更合适。像那种双层的,内部东部全王宫立面的,有的(不是全部)则会把这两个壁龛转到外墙,有的硬开出两个。

比如这个和左塞同时期的Mastaba,明显的分出最北部的一个小室和南部连接serdab的小厅,在靠近入口的地方还有一个前厅,功能上前厅门口特意搞了一个壁龛状。在入口走廊那两个多出来的块体,同样遵守南北两个假门,虽然很粗糙。

f.第二王朝王的马斯塔巴现在地上部分基本不存,但地下有,第一个王修的a墓非常整齐,可以看到丰字型储存室。这个看着可怕,但其实是b型的变体,前有两个贡品室,四道门后是有许多侧室储藏间的主室,最后是一个比较私人的房间,图上A的一组,不仅有棺材间,还有厕所等生活室,意图在模仿主人生前居所,这种模式在贵族也很流行,在第三王朝时,主墓室被与起居空间分开。

g.之后的王越建墓室越小越粗糙越歪歪扭扭像蚂蚁挖迷宫一样,到了c墓变成了这样

虽然被后来的墓穴破坏严重,依稀可以看见中间是一个井,四周围着乍字型的廊道,至此,金字塔诞生的地上和地下要素才全部进化完成。

未完待续

材料篇

金字塔综合体和马斯塔巴的外形其实是模仿现实内容来制造的。埃及的气候直到元前2350年左右才开始干燥,以至于Snafru在Daschur修金字塔时还要在对面干河上修建水坝,挡住从干河谷来的洪水,这条水坝甚至还没修成功就被冲垮了。在当时,低沙漠还是相对湿润的可居地区(实际上到今天Wadi Garawi还没干透,在上埃及河湾干河里可以找到许多前王朝的船只刻画,说明至少在前王朝,干河还能行船,而且可以深入源头)。这使得早期埃及还有一些木料可以挥霍。

比如金合欢树和紫荆,用它做编织屋,这种技术现在还被黑非洲人用来修房子。所以最早的马斯塔巴可能是这样的。

这些建筑最早出现在Hierakonpolis的HK6墓地,根据现在的进度有可能有一个编织围墙围住它,相互挨得很近。图上的顶棚其实是用木梁吊着的,这种东西很少出现在后来的马斯塔巴和金字塔内饰里。但是金字塔河对岸的处理木乃伊的亭子往往也是这个风格。还有一个则是大型船的船仓。

船舱的柱子装饰荷花苞头,这种柱头后来转移到了石建筑中。船头的纸莎草柱头也是石质建筑的重要元素。用捆扎的纸莎草或者大冢草茎有足够强度支撑草棚,纸莎草也可以用来捆扎做船,这类似于两河流域用芦苇来搭房子,的的喀喀湖用芦苇坐船一样。这座第四王朝出土的船虽然使用黎巴嫩的雪松做船,船型依旧模仿早王朝的草船。

第二个是席子建筑,这种常常出现在马斯塔巴和棺材,家具图案上,席子可以编出复杂的花纹,这种其实有点像我们乡下吃流水席搭的棚子,有大片可活动面积,顶棚拱出一个弧度,空间可以比较大,所以当泥砖建筑一出现,立刻有图画席纹的王宫立面马斯塔巴。(复原的席子建筑)。

从复原图上可以看出,这种建筑其实非常不靠谱,基本就是镂空的,边上用卷席挡一下就完事了。当然因为没有实物,其实这种房子现在有许多不同的版本。

第三个建筑风格则是泥砖和黎巴嫩木材,最早左赛金字塔的石块就是模仿泥砖的砌法,使用的灰浆就是泥砖的灰浆。泥砖建筑由两河流域传来,所以同时两河流域的壁龛风格也随之传入。两河流域对埃及影响极大,不仅泥砖,埃及的大小麦,陶器,部分宝石,畜牧,甚至度量衡和测量技术都传自两河。两河在公元前3400就可以建成单体量超过帕特农神庙的建筑,单间跨度可达十二米。这主要是靠黎巴嫩的雪松,杉树,檀木等木材。雪松和泥砖让埃及经典金字塔的建造成为可能。

泥砖建筑还会给埃及建筑带来一个习惯,就是尽量不用脚手架,通过自身的砌筑顺序减少脚手架使用。因此在小形真金字塔砌筑过程中,他们是先砌成几个级,在下级台级上堆一些相对随意的石头砌到够着上一级,以后再外包一层就行,小金字塔石块小,建起来没这么难。如果要用就用泥堆出一个,后来建神庙就有用泥堆的方法,但此法对大型金字塔却不一定适用。

这里说一下两河的泥砖建筑。这个凹凸不平的东西在两河是壁垛,强调凸出部分,在埃及却强调其凹进部分。这种建筑最早出现在元前5千多年的扎格罗斯山脉的梭万遗址,一开始只是为了加固墙角和承梁部分,但后来在使用中开始艺术化。在公元前4000多年的两河平原上被用作贵族和神庙的标志,在前4300年的Eridu第一个装饰化壁垛型神庙出现,之后墙体从一层或两层开始向更厚实发展。埃及显然是在此后的神庙建筑中学到的大型泥砖建筑,墙体不要命得往厚里堆,后来干脆实心化,这和日本学了中国建筑厚疯狂加小屋组差不多。

第四种材料是棕榈树,材料非常软,一般用以早期马斯塔巴下部墓室的顶盖,横向支撑不能超过4米,还得并排摆出一个弧度。这种材料在全是泥巴的下埃及就很重要了。

老实说我看来看去没看懂这种建筑什么结构。大体来说是泥砖建筑边框是灯芯草扎的护角,上面是横向棕榈树枝。

还有一种似乎出现在孟菲斯地区,看上去似乎类似席子建筑,实则大不一样。

有主木梁和一些复杂的栅格组成,这种房间同样可能以席子覆盖,这个结构以后左塞墓的房门装饰上也会出现,并且是连同djed柱一起,可能djed柱最早就出现在此种结构上。

在应用中这几种造形似乎出现了快速揉合,形成一种埃及独有的泥砖+护边+梁架木材+棕梠杆框和屋顶+卷席的奇妙建筑,随及在第三王朝左塞金字塔墓构里就呈现出来,一般叫它 假门。

如图可见,紧密排列的泥砖柱+穿梁+栅格+席子护垫(也可能有灯芯草,芦苇护垫)+密排棕梠树屋顶+卷席+席纹+气窗(实际上就是落地窗口,在大部分情况下不封闭,要封就用卷席)的节构。真门则是一个卷帘门,这就是墓室中的假门。

卷帘门其实是装有双扇门的(不然太随意了)在金字塔墓中则是向内打开的门,甚至会刻有一石制假门枢。下面是第四王朝棺材立面。注意两扇门扇。而常规的方方正正的djed柱则明显与这里的栅格有关。

这样就能理解为什么上述要开两个壁龛,其实对埃及人来说,两个壁龛在真实建筑里就是两条落地气窗,是真的可以面对面通话的。这种气窗我记得在两河的芦苇建筑中也有,(记不清了)实际上有人认为两河的立面也受到其芦苇建筑的影响。至于假门,在陵墓中挖两个不通气的坑,给它对应的凿上假门(一个外面一个内面)灵魂就能穿墙活动了。

(未完待续)

Djoser金字塔和Ba Ka He

终于说到金字塔了。那先说金字塔和mastaba之间的一些联系吧。先看Djoser 的地下结构。

这个地下结构是一个竖井加上四面走廊,其中一面是亡灵住所,三面是地下长廊,而墓室是在天井之中,也就是说没有金字塔加盖的话墓室是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

这个东西有没有很熟悉,就根上面的C墓一样,只是C墓被破坏得很严重。那可能就要有人说这不就是马斯塔巴吗。但这又带来一个问题:

如上图可见金字塔建筑步骤,它是先建一个方形建筑,然后套一个低矮的外层,再在东面加一个更低的长条。然后建四层金字塔,再套六层金字塔,最后铺上面层。

问题就出在这个第一步上,金字塔最懂要的墓井和公寓必须在第三阶段开始前就完成,说明此时墓室构思已经完成了,而第一步的石堆是一个正方形。孟菲斯地区现存的马斯塔巴(我也没数过,但大概有千个左右吧)没一个是正方形的。这个理由听上去好笑,但学界至今还是严肃对待它的。

左塞在造第三阶段时才放弃了这个想法,而第三阶段(就是十一个长井)似乎是承放家人的,虽然井做得粗糙,但在十一个井中,发现了足足四万多个石器皿,其中有一些来自早王朝各王,而早王朝王室的墓似乎在此时遇到了一次地毯式劫掠,无一幸免。

这个劫掠肯定不是左塞干的,他没必要这么干,他明显不是窜位者,而且十一个井中只放石容器,其它的他不管,显然也不是给自己的墓补贴家用。十一井和左塞墓是独立的,里面还发现了女人和小男孩的棺。

也就是说,左塞一开始是铁了心要造方形墓的,不是没有宗教支撑的偶然之作。

许多专家都觉得是左塞本只想做个方墓,最后改变了想法,最后才建起长方形金字塔。不过我有不一样的想法,我认为他一开始就要造金字塔,而且是和后来的经典一样,正方形的,突然因为什么原因,只得附加了一个第三阶段十一井。也就是说,他一开始就想干一二四六,临时加了三和五,对他来说,金字塔方不方不重要,因为第三阶段以后这是一坐共享的金字塔,重要的是保存M1M2的方形独立性。

我们知道,在古王国人分三部分 ka ba he,ka是生命力(可能正是这个概念的不断深化使Osiris在后来代替了Anubis),与主人一起,ba白天化而为鸟飞出竖井,晚上回到地下。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个神话完全以人拟太阳,每日被天空之神吞吐,白天坐船运行天空之神的腹中,晚上运行于地下,经历艰险,面对巨龙,每日化而为鸟,涅槃重生。(还有一个是化为圣甲虫,从四王朝开始出现,因为古埃及神是召唤神,你可以通过对他各种名称和形态的召唤,获得你需要的神力的加持,但真名你不知道,其实知道了凡人也无法承受其重)。这个思路在人名也很重要,比如五个王衔加不同王名以代表王在不同场合的力量,真名也就是王圈名一般相当于谥号,庙号。官员还会用自己的名字召唤生命之力,所以Ka在古王国名字中被提到最多,也常常召唤王之力,所以也常出现王圈名附加一个词。

那我们来先解决这个ka,古王国对此的作法是在南部造一个小墓,Djoser开了这个头,在建筑群南方造了一个长型马斯塔巴,其下是一个简化的一阶段墓,中间是一个暴露于天井中的玫瑰花岗岩石室(采自Elephantine上游),与王墓中一样,但尺寸很小,其实根本放不进死人,四周游廊只留下东部的公寓,同样模仿主墓建四个蓝房(这个讲Ba时会讲),其中一个有三个Sed节假门,在楼梯上有一个供品室,楼梯连接竖井处有个操作密封红色墓室的操作室,外面北部有个小祭室,有人认为这是放红白冠的房间,但我觉得应该行使宗教功能而不是权力功能,之后的ka金款塔普遍北面进入,有小规模建筑结构,肯定不是突然冒出来的。

然后我们来解决Ba的问题,在c墓我还能直接向天上飞,现在盖住了怎么办。多数专家把公寓解释为之前a,b墓这样的模仿居住区模式,但我觉得在左塞墓里它决不仅是解决吃喝拉撒睡的问题

我们看它最重要的篮色房间,回收前段伏笔,出现在栅格建筑上的应该是最早的Djed柱形式,然而我上次说的集合形建筑在二王朝末期棺材上就出现了。

这里出现了假门和小窗,体现出原始风格,和第四王朝假门大不一样,还没有栅格节构。我认为栅格节构本身出现就晚,此时还如Djoser墓所描述,还没混进去。假门一共有三个,都在我记得两白冠一红冠,都是Sed节主题,与南方ka墓差别不大。在和这个墓平行的墓室中有三个假门背面(我实际上没弄清哪个房间,但因为Djoser墓和南墓都因大地震受损看不了,至今Djoser墓最重要的两个墓室仍然无法开放)但看考古老照片新该是一个部分附瓷砖的房间,只附了三片区域。也就是说可隔空穿越?。蓝色釉陶片模仿草席,和今天的瓷砖差不多也有卡槽,是孔雀石蓝不是青金石蓝(这点很重要,第四王朝时我会提到)。这是模仿天空。

那是不是这就有灵感了,天空,鸟,蓝色,四个,都齐了,其实就是给Ba开了一个天啊,四个房间模仿天的四脏,就是后来做木乃伊要留下来的四脏,除了蓝房外其余4的长廊其实修得非常粗糙,每天晚上Ba在粗廊里与黑暗斗争,白天穿过天的四脏回来,不然我实在想不通那些粗廊干什么用。一般认为re一天有圣甲虫,船,阿吐姆三阶段,会不会在第三王朝还有最早的火鸟阶段?

He是洁净的身体,葬在玫瑰花岗岩墓里,虽然有这种石头更牢靠的意思,但如果真渴望牢靠就不会放竖井里了,当然,从墓室通道是无法运送石块到地底的,我觉得这是后来法老拼命要把墓建在上层原因之一。第四王朝第三个法老把墓建地下,又要用花岗岩墓,于是强行掘地21米,再填回去。我个人认为这可能说明玫瑰花岗岩也有宗教意义。可能像征re的本体或者一种守护性的东西?

实际上在墓室边发现不少带星星的图拉石,说明原来并不想用红石,但至少第三阶段之前就改变了主意,井上部中央通道尾原应有和南墓一样的处理室用于把死人吊进红室并塞上栓塞,不过即然里面真有人肯定得堵上,很可惜,盗墓的挖还通花岗岩还怕你石灰岩不成,所以Djoser早凉了,里面倒是有几百年后的盗墓人的几截遗骨。

中央通道本在四阶金字塔北,后来因为变成了6阶,在北部祭庙地板又开一道,专家认为这北部祭庙是缩小后的,也就是说可能一开始入口也开在祭庙地板上,正常我们知道,Mastaba的开口不会在那么显眼的地方,但不是没例外,第四王朝Meresanch3 的墓就开在祭庙地板上,后来的Ka金字塔北部开口也很显眼。四边廊道功能和a,b墓一样是储藏陪葬品应该没什么们题,就是被盗得差不多了,第二入口下面有一个和Ka墓位置相似的供品室,这里可见,以后的祭庙和供品室往往最后才完工,但不可能最后才开建(以后会提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看一下它的祭庙,在金字塔北端。有两个庭院,边上是一组围绕中庭的矮房,入口从Serdab庭院中开出,是朝内开的仿门,没发现木门。然后人需要经过长长的过道,才能进入这组建筑。整个建筑莫名奇妙的断廊表明它原来想要修得更大,应该被扩大的金字塔阻挡了它的范围。其中金字塔的第二通道开口就在它的脚下。我有理由相信第一开口原本也应该在计划的祭庙脚下。

这个怎么理解呢,我个人觉得是和以前王墓的北部王圈一至的,也理应和马斯塔巴的北部神龛一个功能。上方图上的第四长廊有一个供品室,这个有点像E型马斯塔巴和F型的贡品井,这种东西在经典马斯塔巴则更多。也就是说,造金字塔这个东西不是用一次就完了,要有一个祭祀真的把法老一直当神供着。人们为在法老活着的时候帮他修筑金字塔,死后就在他的金字塔周边安居生活,而神庙祭祀形成的巨大经济链保证了这种关系的维持,使得这种陵邑制度成为可能。之前分散在埃及各地的人,尤其是工匠纷纷定居到孟菲斯周边,反过来加强孟菲斯地区的权力和财富优势,但也为后来金字塔祭司权力过大埋下隐患。因此孟考拉以后的埃及就开始陷入祭司下克上的泥潭中。

这个祭庙明显是个阳间的建筑,自然模仿了阳间的建筑结构

这个是buto的早王朝王宫,关于早王朝社会性质和王宫的含义请看我之前一个回答,这里直接应用之前的结论了。同样是一个弯曲的长入口,到一个中庭,边上有两组围绕小庭院的建筑。除了长廊,门不对开的风水式观念是Buto王宫的特点,当然这个和风水没什么关系,只是为了挡住里面,不要从头一个房间直接看到底,因为为有一些是没有门的。题外话,在古王国建筑里,布局方式的两河风非常明显。但最大的问题是,目前的苏美尔四座王宫时间都不算早,苏美尔应该有更多的王宫,总不可能光基什的孤例就足以影响埃及王宫,所以苏美尔考古任重道远。

这种建筑很明显传给了后来的克里特岛,包括东边的仓库建筑。

在祭庙里是两个对称的王庭,显然是表示上下埃及,在末端有四个假墙柱,这时候的柱子只是模仿木构,还无法独立出来。

在这个建筑边上是Serdab广场,你看上图F型马斯塔巴Serdab一般位于南部,是一个封闭的不带装饰的封闭小室,只留一个空洞或者缝隙,内放一座雕像代表Ka的载体。到这儿最大的问题就是,既然别人的都在南边,为什么Djoser的在北边?这个至今解释不清楚,这个我认为可能和祭祀场合有关。因为前王朝用于祭祀的王圈都在北方,为了方便祭祀习惯,把它也放在了北方。如果你注意的话,虽然 Djoser的Serdab室放在北方,但方位和其他人一样,是朝北的,以后可能受太阳崇拜的影响,或者为加大坟墓和Serdab的链接,也出现了朝东的Serdab。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